抖捏

随笔,想写一些东西。

薛洋这辈子没被几个人温柔对待过,自然不会掏心挖肺去对待别人。
孟瑶是个两面三刀的,笑起来像只乖乖猫,其实是只斑纹虎,他与薛洋不过是各取所需,卸磨杀驴的道理薛洋不是不懂,若将真心托付给靠利益维系的桥梁的另一端,那他薛洋就是彻头彻尾的痴苶呆傻。
等薛洋受了重伤往路边树丛里一躺,血液流失呼吸渐停等死的时候,他也没想过会有人能路过,他也想不到他居然还能活。
谁能救他呢?
认识他的正道不会救,可能还要杀了他,认识他的邪道本来就不多,还都跟着孟瑶混了,落他们也手里一样是死。
可惜祸害遗千年。
薛洋是没想过自己能获救的,当然活下来了是好事,可问题在于救他的人是谁,接下来他该做什么。说白了,他薛洋需要的不过是一个不知道他是谁的人来救他,可不论这个人是涉世未深的仙家弟子,还是不喑世事的天真村姑,亦或是积德行善的耄耋老人,他都有极大的可能杀了救命恩人掩盖行踪。他薛洋是什么人啊?欺男霸女的恶棍,横行乡里的流氓,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何必留下一个陌生人的性命让自己陷入有可能的危险中?知恩图报的道理在薛洋这儿行不通、走不动。
可救了他的人,偏偏是晓星尘。
偏偏是瞎了的、不知道他是谁的晓星尘。
是晓星尘好,太好了,晓星尘是正道,晓星尘就算知道他是谁也不会杀他,何况晓星尘瞎了,还没认出来他是谁,那他的机会就更多了。
薛洋对晓星尘恨得牙痒痒,晓星尘是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把薛洋招惹了个遍儿的人,死咬着他的所作所为不放,摁着他的头将他扭进金家的牢房,可这一切明明是徒劳,晓星尘不懂,却还一副清风明月不食人间五谷的高洁样子,薛洋最瞧不起的就是他这种名门正派,道长你就算是众叛亲离盲了双目过得也挺好啊,那我偏不要你遂愿。
薛洋是多阴险恶毒的人啊,我要搞你,我怎么能杀了你呢,看来常萍和宋岚还不够,诶,这不还有个小丫头?
于是,薛洋任凭晓星尘对他像待弟弟一般好,任凭他自己同晓星尘嬉笑打闹,他知道等真相揭开一切明了的时候,晓星尘会痛不欲生。
一开始只是报复,是坏心眼,是恨,是好玩儿,即使那几个村民没有嘲笑过他,他也会换了别的方式让晓星尘一尘不染的道袍上沾了血和罪孽,将整个村庄的人变成类似走尸的东西,也不过是借刀杀人,一举两得而已。
可后来,后来他们的相处就变了味道,明明这该是薛洋乐此不疲的事情,可他倦了,厌了。
因为晓星尘无条件地相信他,因为晓星尘给了他一颗糖。
薛洋这辈子没被几个人温柔对待过,痛的多了,心早就麻木了,可晓星尘对他的温柔像温水一样,温温吞吞地暖着,连他的神智都要散了。
晓星尘是薛洋瞧不起的名门正派,可是晓星尘有着仙家养出来的好脾性,他看不上晓星尘的正义凛然看不上晓星尘的清风明月,可晓星尘对他的好是实打实的,对他的关心是真真切切的,薛洋从来没想过会有人对他的过去对他的经历上心,他不屑说,也不需要旁人的怜悯,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如同玩笑一般说出的俏皮话,会换来晓星尘对他的格外细心。
薛洋被那一颗糖甜化了过去的爱恨情仇,自他七岁起到现在所有的痛苦、不甘、仇怨、绝望,都抵不上名为晓星尘的那簇火,明亮而温暖。
薛洋想留在晓星尘身边。
他想留在晓星尘身边。
不是晓星尘,又能是谁呢?
不是晓星尘,还有谁会对他这么好呢?
不是晓星尘,还有谁会救他呢?
即使薛洋知道,三人平静的吵闹生活不过是一碰即碎的假象,即使薛洋知道,一旦事迹败露他的道长会对他拔剑相向,即使薛洋知道,晓星尘恨他。
可那是晓星尘啊。
可,就因为晓星尘是晓星尘,只要薛洋是薛洋,不论之前如何,之后如何,他们相处的时光如何,只要他是薛洋,只要他是薛洋,那就是晓星尘痛苦的来源。
薛洋没了晓星尘不行,可晓星尘独独不要薛洋。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