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Big Hero 6/超能陆战队】There,there (Hiro/Tadashi 无差,亲情向

人物ooc到没有C,没有C,没有C!

……大概官设都被我吃了。

兄弟亲情向(?)无差。无剧情。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不觉得这算是一篇短文,也许只算是片段。


※#我怎么可能不OOC#


※逻辑结构无比混乱。


※病句题我就从来都没答对过。


※有捏造原著部分。


※除了那莫名其妙的少女心,剩下的都不属于我。


      There,there


      -

   

      Hiro模糊地忆起一年前的那天也下雨了。

   

      雨水像直接从穹顶的裂缝中倾倒而下,黑色的伞面被雨水压出一个凹陷的弧度,伞骨不堪重负,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折断。

   

      雨下得太大了,像是要砸碎所有的星球,把宇宙冲刷殆尽。

   

      雨水溅在Hiro的脸上,带着墓地泥土特有的死寂气息,混杂着残叶枯枝腐烂的纤维沿着他的鼻侧滑下来。

   

      Hiro听到众人的窃窃私语,无非是一些表示哀伤的话,用或同情或怜悯的语调柔声地轻诉出来,生怕旁人不知道他们的感受。

   

      他捏紧了手指。 

   


      -

   

      祭奠结束后的天空依旧阴沉得如同泼了各种水彩的画布,搅成难以言喻的颜色。乌云静默无言,跟随Hiro的步伐在空中飘荡。

   

      Hiro在一条长椅上坐下,道路旁盛开到极致的樱花将花瓣的影子倾囊在他弓起来的脊背上。

   

      Hiro蜷起身体将Tadashi的帽子贴在心脏的位置,鞋跟踩在长椅的边缘,他的侧脸触及帽檐,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远处路灯的光芒忽明忽暗,钨丝的灯芯仿佛被穿透灯罩的雨水淋透了,浅浅淡淡地映射成瘦瘦长长的桅杆。

   

      雨仍然在下,冰凉的触感自皮肤传至全身。他乱糟糟的头发湿成一缕一缕地粘在额头上。

   

      他只觉得冷。

   


      -

   

      寒冷冻结了时间。Hiro未曾回过神,直到Baymax拥抱住了他。

   

      “Hiro,”他察觉到寒意正被驱散,他知道是Baymax提升了自身的温度。

   

      “There,there,”尽职尽责的健康顾问抚摸着Hiro的头发,力道适中地按摩着他的头颈。Baymax的声音一如Hiro初见他时一般平静缺乏情感的变化,却没来由地让Hiro觉得温暖而安心。

   

      “Baymax,”Hiro将手指陷进健康顾问柔软的表面材质,“嘿,你是怎么学会那些安慰人的语句的?”Hiro努力地想挤出一个笑容,疑问句让他念出了陈述句的意思来。

   

      “从我的医疗芯片里,”Baymax自然而然地回答他,并未停止动作,“也有一部分是从互联网上拷贝下来的。”

   

      Hiro的手指上下抓挠着,不再说话了。一人一机沉默着。

   

      “但也有一些是Tadashi教给我的。”Baymax率先打破了胶着的气氛,也许他检测到了Hiro神经递质分泌量的下降。病情有先例,直接让Baymax确定了最佳的诊治方法,“我存储了影像。”

   

      “什么?”Hiro猛地抬起头摇晃着Baymax的手臂,“请给我看!” 

   


      -

   

      随后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又好像比一纳秒的时间更短。

   

      Hiro悲伤的脸孔反射在关闭的显示屏上。但很快,灰白相间的线条在黑色的屏幕上跳动着划过他的脸。

   

      “现在是启动了吧?”熟悉的声音落进Hiro的耳朵里,Hiro睁大了眼睛,Tadashi正翘着嘴角透过显示屏看过来,表情显得有些苦恼。

   

      随后Tadashi眯着眼皮凑近了,然后突然退开露出一副小孩子得到糖果一样的表情,“哦!开始了!”他手忙脚乱起来,四处翻找着什么,Hiro清楚他在找表明场次的那块黑色木板。没过多久Tadashi放弃了,他耸了下肩膀清了清嗓子,挺胸抬头神色凝重,几乎是下一刻他就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噗嗤一声笑出来。

   

      “别管是第几幕了,”Tadashi挠着后脑,温柔地注视着显示屏,“Buddy,我觉得我得教你些人性化的东西。嘿,你怎么不说话?”

   

      本能地,所有的话一下子涌到喉咙里,Hiro喋喋不休。在他几乎将这辈子的话都说尽了之后,他意识到Tadashi不是在和他对话。

   

      这只是影像而已。死去的哥哥生前的影像。

   

      Baymax的光感摄像头失焦再对焦,像是在模仿人类眨眼的动作。

   

      Hiro这才发现Baymax按下了暂停键,他用眼神告诉Baymax可以继续了。

   

      “我觉得可以加一些平常医生都不会说的安慰人的话……”


      Tadashi的声音又一次萦绕耳畔。他在实验室里来来回回地踱步,指节抵住下颌皱眉思考着。Hiro认出Tadashi穿的那身衣服是一年多前他突然提出要在学校住几天时穿走的那件,Hiro当时还因为哥哥晚上不能回来陪他生闷气。

   

      Tadashi突然停下脚步,他维持着抱臂托腮的动作将眼珠缓慢地转过来,耐人寻味地抬了下眉毛。

   

      之后Tadashi一个箭步冲过来,“小熊软糖和棒棒糖怎么样?”他摇晃着Baymax手臂的动作与Hiro一般无二,Tadashi激动地为自己的提议欢呼雀跃。

   

      “好,”Hiro弯了眼角,他明明知道Tadashi再也听不到了,却还是不自觉地回应着他。

   

      屏幕里的Tadashi和屏幕外的Hiro同时攥拳向着虚空碰了碰,同时自顾自地发出夸张的喷气音将手指向后边撤着边跳着舞一般松开。

   

      “哦等等,还有一句,”影像里的Tadashi笑了,犹如向日葵一样阳光而直率。Tadashi歪着头,“There,there,”他说,“Hiro伤心时这么安慰他最管用了。”

   

      Tadashi的笑容就在那一瞬间定格。

   

      Hiro的心像被幼猫抓了一下。 

   


      -

   

      Hiro在雨中抱紧了Baymax,像是抱紧了他的哥哥。

   

      他贪婪地拥抱着Tadashi,哪怕灼伤了灵魂也不愿放手。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