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只是以前的随笔而已。

以前的梗,忘了不老歌的账号,往这里搬搬。有修改,和莫名其妙的少女心,和糖衣刀片。


“五个月。”朱利亚诺耍着一枚银币,靴跟搭在镀了金边的红木桌沿上。

洛伦佐停下蘸墨水的动作,从银行的账目中抬起头来,视线顺着朱利亚诺的脚尖攀上他的眼睛,盯紧。“把脚放下去,朱利亚诺,桌子是新刻的。还有,”笔尖划过羊皮纸,行云流水般签下自己的名字,洛伦佐语气平淡,“等你人到中年也会有赘肉的,不许再讨论有关于我的肚子的话题。顺便一提,椅子也是新的。”

言下之意宣告着下一步动作被人看穿,朱利亚诺小孩子一样朝着洛伦佐扮了个鬼脸,他把脚磨磨蹭蹭地滑到地面上表示投降,却偏偏不忘恶意踢向桌腿看着一大摞摆放整齐的文件像将要倒塌的建筑一样晃动着散了架。

“朱利亚诺!不帮忙也不要帮倒忙!这是要按次序下发的!”洛伦佐皱眉,额角的青筋绷了出来,声音里夹带着训斥晚辈时刻意做出的威严,俨然一副翡冷翠大公的做派——除去他正用一种诡异的姿势费劲地拢住变得杂乱无章的文件这一事实。年长的美第奇绝不是第一回也绝不是最后一回觉得自己的赘肉碍事。

“别灰心,哥哥,”朱利亚诺转而用手腕抵住下颌,像个纨绔子弟一样翘起腿,手肘毫不在意地支在刚刚踩过的地方,闲闲地嘲弄他,“你肯定能练出肌肉的。虽然肯定不比上我就是啦。”他慵懒地眯了眯眼睛,在兄长将视线移至他时偏头望着窗外振翅飞离了地面的鸽群。

洛伦佐看着阳光漫过玻璃攀上朱利亚诺的睫毛,洒上一层宛如金粉的碎小光斑,“而且——并且永远都没有可比性,等我老了肯定依旧健美,你嘛,就不一定了。”朱利亚诺弯着嘴角笑得像三月里和煦的风,忽略了洛伦佐咒骂他的那句“小混蛋”,声音软下来好似普罗旺斯醉人的薰衣草花田,“我会让所有见过我的人都铭记我年轻的样子的,即使见到我年老的面庞也仍旧如此。”

“承你吉言,我会有个不错的身材的。”洛伦佐叹气,“佛罗伦萨的城民也永远记得你二十五岁的样子。”他放柔了语调,似是怕吵醒了朱利亚诺的美梦。他亲吻着一束带着露水的鸢尾花,在心中祈祷着爱丽丝女神引领他的弟弟到达天国。

“但只有一点你说错了,”洛伦佐垂眸,将花朵置于朱利亚诺的头侧。死去的美第奇阖着双眼,留给洛伦佐悼念的脸庞满布伤痕、苍白消瘦,散失了往日的神采,却一如他无数次在回忆中凝视过的那样安详而平静。

他隔着虚空轻触朱利亚诺抹了灰烬的额头,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描画着轮廓,“我永远只记得你五岁的样子。”他盯着自己的指尖怔了片刻,抿抿唇,又重复了一遍,“我永远只记得你五岁的样子。”

“混蛋,朱利亚诺。”洛伦佐说。他捏紧了拳头,眼眶刺痛,“这是你做过的最混蛋的事了。”

“混蛋。”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