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存个小片段,有没有bug我不知道,有就无视掉好不好,有用词不当,有自脑补,有OOC,有很差的文笔。

金光瑶为薛洋起的字是成美。

不过一般没人会这么喊薛洋,除非那人活腻歪了。毕竟薛成美模样太有欺骗性,上一秒和你谈笑风生下一秒能活剐了你。

可惜了,这金光瑶不是一般人范畴里的,当他弯起嘴角和颜悦色地喊薛洋“成美”的时候,薛小公子再怎么烦躁也只得伶牙利嘴几句。虽说大多数情况下薛洋连牙齿也合不拢——金光瑶那话儿插在他身体里往上顶弄,目光动情而暧昧,薛洋不得不撑开手掌抵在床褥上,眼神比起黎明前夕的雾还要迷离,眸子找不到焦距回望着金光瑶时,他根本无暇分心去想怎样回嘴。

往往这时金光瑶会笑得更甚,声音温柔似水,下身的力气却和角度同样刁钻,“刚才还磨着牙意图咬我,现在这是舒服了?顾不得睚眦必报了?”

只是道行是越练越深的,金光瑶高一尺薛洋就得高一丈,金光瑶走一步棋薛洋便琢磨着反将他一军。

下一个夜深人静之时,金光瑶再次出言讥讽,薛洋直接以食指覆上金光瑶的嘴唇示意他噤声。薛洋在金光瑶的注视下微微张开嘴,两颗虎牙间的嫣红舌头藏在唇瓣下若隐若现,随后舌尖探出来潮湿潮湿抿起来的下唇,头一歪笑得稚气,眼睛都眯起来,黑发顺着颈子下滑铺在肩头,有几绺点在金光瑶的睫毛上,麻麻痒痒,“薛成美,薛君子成人之美,”他一说话将大半呼气吐在金光瑶喉结上,湿热湿热的,“现在既然我爽了,也得让你爽到,是不是啊,未来的仙督大人?”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