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梗是儿童节时源氏变回了小孩子,幼儿源注意。有没有bug我不知道,有就无视掉好不好,有用词不当,有自脑补,有OOC,有很差的文笔。

半藏已经记不起与源氏抵足而眠的感觉了。

他的掌心有茧,甚至连当年仓皇逃离时合上弟弟眼睑的触碰都已然模糊。
人近不惑,好像一切回忆都随着年龄衰退,可半藏清楚地记得濒死的弟弟眼中除了赤裸恨意外的情愫,让他不能忘怀、也不可以忘怀。半藏想起躺在血泊中仍旧直勾勾地望着天空的源氏,他的睫毛已经不再眨动了,孤零零的一人渴望再度飞翔,像只离巢后摔断了翅膀的鹊儿。

如今那双总是漾着水光的眼睛镶在一张肉乎乎的脸上,清亮的眸子滴溜溜瞅着他,里面没有恐惧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他的弟弟现在只有六岁,心智连同记忆一起退化成幼儿,却依然在数十位陌生人之中一眼认出了他老了不止三十岁的哥哥。半藏单手搂过伸长了藕般白嫩的小臂索求拥抱的源氏,另只手按他年少时哄弟弟的习惯轻抚他的头顶。软滑的发丝像鸟儿振翅带动的微风一样自半藏曾沾染了血亲之血的手指间溜走,掌下的血肉如此鲜活,这让半藏产生了一种时空错位的奇异错觉,好像他不曾将箭矢瞄向源氏的心脏,好像他唯一的目标仍是靶场上箭靶的中心。当年花村热辣的日头挟着暑气舔过年幼的兄弟二人的肌肤,汗水涔涔滑下脸颊,父亲教导他们姿势要正直,可他的弟弟依然转头面朝自己,扬起嘴角骄傲地露齿一笑。麻雀清脆的鸣叫里混进了箭矢破空的疾驰声,源氏不瞄靶心自然而然射不准,也自然而然得了个吊儿郎当的评价,可看着打碎了的光影点在源氏眉间、他弟弟挑起眉毛意气风发的模样,半藏竟说不出半点斥责的话来,尤其当源氏用晚膳时抽抽着鼻头,搜肠刮肚找借口多添一碗饭只为了快些长大,半藏竟生出了源氏成年前不明事理也罢的想法。候鸟即便迁徙也终要返回出生地,他的弟弟放肆张扬地享受旅途的风景也未尝不可。

只是后来源氏离了队,飞得那么远,连半藏想追回他也显得那样痴心妄想。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