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兄弟最终之战的脑洞。半成品,因为与最开始的预想有出入,并且存在漏洞和不科学之处,遂放弃。脑海中有一个更为成型的故事了,这篇可能不会填完……不过反正写都写了,丢上来做备份。

抓住源氏的手对于半藏来说并非难事。

速与力,半藏身为忍者与弓兵,自然是两者兼得,常年的经验累积让他的身体先于思考行动,半藏赶在源氏被太刀凶狠的力道冲撞下山崖前捞住了他的小臂,快且牢,指甲隔着护腕像是要抠进源氏的皮肉里。

他的骨骼在过分拉伸而颤抖的肌肉中吱嘎作响,热浪灼烤着脊背,肺在胸膛里过火一般剧烈地燃烧,半藏的眼神近乎没有焦距地落在低垂着头状似昏迷的源氏身上。他咬紧牙关任凭冷风从齿间流窜,过分的疼痛与过分跳动的神经阻碍不了年长的岛田于此时此地将那两种技巧发挥到极致。

源氏并不轻,半藏最为熟悉他弟弟的重量。自母亲将尚为婴孩的源氏放进他怀中时,那与他血脉同源的小小生命便糅进了他的身体里。孩提时扭伤脚踝只得趴在他背上的源氏的重量、青年时喝醉了架着半边肩膀整个人斜歪得不像话的源氏的重量……和现在吊在栏杆外、晚一步将坠落得粉身碎骨的源氏的重量。

半藏掌下的源氏好像挣动了一下。

“我胳膊似乎被你扯脱臼了嗳,兄长。”仍是半藏熟悉的语调,透着源氏说俏皮话时惯用的慵懒,可他失血过多嗓音沙哑,慢吞吞地吐字,开口却是讥讽,像是即将油尽灯枯。

“很痛,你放开我好不好?”

源氏努力仰起脸,沾湿了发根的大片血液顺着脸颊滑向耳廓与下颌,麻雀一样黑亮的瞳仁里映出他们身后染红了半边天的火光,眼里的平静让半藏剖析不出源氏其他的情绪。他有一瞬间的恍惚,刹那间半藏猛然觉得如断线风筝般飞出去的源氏朝他伸出手时,并不是想被拯救。

“别开玩笑了,源,你不会连这点都忍耐不住的。”半藏抽气间握得更紧,喉头满是腥甜,几乎压不住胸中翻涌而上的血气。他的手心里全是黏腻的汗,也许混杂了自上臂流淌下来的血,燥热湿滑间,他感觉源氏在一点一点下滑。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