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传文接画片段。

群里办的活动,只是一个小片段而已,毕竟接龙还没有写完,只有一小部分。

不可避免的OOC,其实是先甜后刀。不过刀子部分被我裁掉了。

樱花树下埋着的是尸体哦。

年幼时,源氏的教养嬷嬷为了催促他睡觉,一遍又一遍地唠叨着,以为这样就能唬住他,让他乖乖窝在被褥里一夜无梦。

哼,开什么玩笑,我五岁的时候就已经不信这些东西了。熄灭烛火前,源氏还颇为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膛,像是为了证明什么般,特意朝着绽放到绚烂的樱树望了一眼。樱花相当漂亮,浅红色的花瓣镀了溶溶的月色,含蓄也好肆意也罢迎风招展,美得不似凡间之物。

鬼话,源氏心道,樱树是仙子的化身还差不多。

结果源氏夜半起夜,揉了揉眼迷迷瞪瞪赤着脚去了庭院,他白天潜意识里心心念念着樱花,梦游了还要贴一下树干才清醒。他的趾间踩着春泥,脸上沾着树皮粗糙的碎屑,小孩子一下懵住了,迷惑不解地看向周遭,月亮躲在云层之后只稀稀疏疏地撒下几缕光,照得树枝暗沉像鬼魅的利爪般,连花瓣的颜色也像血,源氏毛骨悚然,强忍着莫名的恐惧跌跌撞撞跑去半藏的房间,推门时磕到了手肘也不理会,直往哥哥怀里钻。半藏半梦半醒间缘由还没理清楚,慌乱中紧忙安慰扯住他衣襟便不肯放手的弟弟,源氏便在半藏轻拍他脊背的力道里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花村上下都知道了小少爷被毫无根据的谣言吓到六神无主,气得源氏三天没和半藏讲话。

我要报复,你等着吧哥哥。源氏恶狠狠地宣告,却差点被半藏亲手编的草蚱蜢收买了,他一边觉得自己没出息,一边将草蚱蜢收好,小脑袋瓜里盘算着借月色的掩护展开行动。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