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继续小甜饼。

其实这篇昨天就写完了一半,有些想开一个现代AU的甜饼系列,脑补脑补生活三级残障的源氏和照顾他的老妈子哥哥。有前文,不过前文要参本,所以不能贴,也有后续,可是后续是车我还没开。就这样,现代AU,有ooc。

等合志出来了请各位衣食父母支持,扑通一声跪下。

源氏从亚马逊上网购了一个懒人沙发。

特大号的洋葱小鱿印花款,典藏版还赠了一个抱枕和一个围裙。抱枕归源氏,围裙归半藏。

快递到的时候半藏碰巧休假,听到敲门声的源氏赶在半藏前面一跃而起,扔下打了一半的天梯猎豹般冲到门口。他的弟弟整张脸都是绷不住的笑意,把实物从纸壳箱里拖出来前兴奋了好半天,像个半大的孩子。

结果这天剩下的时间源氏都窝进洋葱小鱿柔软的腹部里扣PSV,守望先锋也不玩了。

到了傍晚半藏喊他出去下馆子,源氏把掌机扔给他哥,挺长一段时间没了动静。

“哥,”源氏的声音有点闷。

“怎么了,阿源?”

源氏把手臂和大腿伸得直挺挺的,开始扑腾。

“咿呀啊啊啊啊!”

半藏系好浴衣的腰带,“源氏,你有什么毛病?”

“哥我爬不起来了。”

半藏点点头,“你想吃什么,我不会给你带回来的。”

“哥你拉我一下——”源氏把手搭在外边,继续扑腾。

半藏摸了摸源氏的手背,“你今晚也就睡在这里吧。”

“……???哥你等下,诶!等下!哥!哥!”

空着肚子又在沙发上窝了一晚上的源氏不负不知道谁的望的感冒了。

半藏将体温计从源氏腋下拿出来,38.5℃,不算高,可也不算低。

“哇,250℃,治个毛,等死吧。”半藏面无表情。

昨天半夜不是给这小祖宗盖被子了吗,怎么还是发烧了。

(后续车还没开尽情期待。)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