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大概是深夜的一发自行车吧。

来吃糖,背景大概是半藏第一次和半机械的源氏做一些不能言明的事。

半藏的手贴在源氏的后背上,而他曾一节节亲吻过的脊骨如今全部替换成了冰冷的机械,也许源氏松开手摔落悬崖的那一刻便想到会是如此结果。他最初一定过得相当辛苦,定期的复健训练,要像婴儿一样蹒跚学步借助于工具才能完美连接一套崭新的神经系统,半藏扳过源氏下颌亲吻时想,为了贴合面甲保护颈部的神经丛与血管,他的弟弟下颌骨的一部分替换成了钢铁。那质感并不好受,可好在金属的低温可以熨成火一般的烫,半藏想要弥补自己亲手造成的伤害,仍为时不晚。

你们以为后面还有吗?天真。我大概想写半藏和机械源拉灯时,感受着源身上每一个属于机械的部分而又自责又愧疚的半藏。一场温柔的性爱,半藏对比着他青年时的弟弟和机械化后的弟弟,发现根本没什么不同。最后半藏抚摸源氏仍然是人类的部分,这曾经属于他的部分现在仍然属于他,而机械的部分、和他的记忆中的弟弟不同了的部分、他种下的苦果的这部分、也仍然属于他。

罪孽永远属于半藏,可源氏回来了。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