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继续存一个脑洞。

现代AU,一个脑洞。

岛田兄弟小时候玩躲猫猫的时候,源氏也喜欢往别人衣服下面躲,赤脚跑到妈妈的屋子里,躲进被子里觉得半藏找不到。

结果鼓着一个大包,半藏一眼就看出来,一下子就找到了,还要装成费劲才找到的样子,惹得妈妈和仆人都笑。

后来他们就不玩躲猫猫了。

后来半藏也再没有找到过源氏了。

他在梦里看到那一点点零星的光,梦醒了光也消散了。

因为源氏总是往衣服和被子下面躲,半藏习惯性地掀开什么东西,都能看到源氏懊恼的小表情。

之后半藏掀开一张白布,依旧是源氏的脸,只是眼睛闭着,脸上全是伤痕,再没了什么表情。

后来源氏躲猫猫的技术越来越好,半藏抓他出来的时间越来越长,因为他抓了他弟弟十几年也没抓到。

以此为背景的现代AU,精神病患者,半藏热衷于躲猫猫的游戏只为找到自己死去很久的弟弟。

十几年如一日找他弟弟,他自己却浑然不知源氏已经被他亲手杀了。

半藏永远以为自己还是年轻的时候,他不过是带着源氏出来旅游住宾馆,而不是住在精神病院。

而源氏永远是小男孩的形象,因为在哥哥眼睛里弟弟一直长不大,半藏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偶尔清醒的时候也会想起来自己的弟弟已经死了,被自己杀了,那天会很乖地配合治疗,然后第二天依旧沉溺在过去里。

他一睁眼,源氏就睡在他旁边的另一张床上。

他今天还要带着他的弟弟去看樱花。

结果吃过早饭之后源氏又不见了。

“他又躲起来了要让自己找吧。”

半藏臆想中的齐格勒博士是源氏总拜托她骗自己说“我没有看到你说的那个小男孩”的女士。

虽然每次都是第一次认识她,但半藏偶尔也会觉得她非常熟悉。

半藏做梦,梦见源氏死了,等源氏醒了把这事儿和他说了,源氏跟他说梦都是反的,我还活得好好的。其实半藏并不想把做梦的事情说出来,但一定要从别人那里得到他弟弟依然活着的既定事实,哪怕只是自己潜意识里的一厢情愿。

半藏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许多年,一直没办法治好疾病,后来有一天,精神病院的新员工来报道,那位年轻的男护工,和源氏长得一模一样。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