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大概是一发中途刹车的自行车吧。

来吃肉,设定是酒会乖乖源,反正是没有后续了。

“哥,”源氏的嗓音像在酒里浸过,醇醇沉沉透出一股葡萄与木质的香,好似他仍在吊灯下品着烈酒,风流浪子般调笑着将一颗山楂喂给邻座妩媚的女伴。

“哥,”源氏向后梳得服帖的头发早已散开,垂下的那一缕随着他支起一边肩膀的动作落在额头上,他勾住半藏的后颈将兄长始终高昂着的头颅拉低,指尖攀上半藏自领口露出的光洁皮肤,摩挲着左臂处龙的纹身,“做爱吗?”

“你喝醉了,阿源。”半藏凑近源氏的耳廓,语气压得极低。此间的气氛太过暧昧,年长的岛田能听到胞弟轻笑时胸膛下心脏的震动,而源氏带着酒香的气息呼在半藏的颈窝,仿佛他们于此合二为一。

源氏又笑了起来,那双星子一样的眼睛里盈满的都是笑意,他歪着头,鼻尖正好磨蹭着半藏的耳根,只要他想,源氏便可以伸出舌头触碰兄长的喉结。而他推开半藏,收敛了唇边的笑意,眼神放肆又露骨,“和我做爱,半藏。”

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源氏偏头舔过半藏抚摸他脸颊的手指,幼猫一样用齿尖刮蹭着,他吮着半藏的虎口,扬起下颌沿着掌心的纹理一路吻到兄长的手腕,源氏咬着跳动的血管醉意朦胧地撩起眼皮。半藏不紧不慢地将手掌收回,只瞥见一片水光光的红痕,而源氏微张着嘴正用舌尖潮湿下唇。

于是半藏吻了上去。

评论(1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