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继续存一个片段。

大概就是一个不经意撩弟弟的哥哥。大概就是夏天热到不行的时候源氏买放了冰可乐喝。

有什么冰凉的物体蛇一样滑溜溜地被塞进了口中,源氏险些被激得打颤,好在不多时吃多了冰块的舌头有些麻木,虽是如此,也足够源氏反映过来他现在含入嘴里部分不全然属于半藏。不对,源氏想着,半藏的舌头要更滑更湿润,上面有着小小的凸起,整个舌面却是尝起来粗糙的,擦过他的上颚时会有更舒服的感觉……恍惚间源氏以为半藏要与自己接吻。

但很快那触感便消失了,半藏捧着胞弟下颌的指腹向上摸去轻捻着那对透着红的耳垂,略高的位置使半藏只能敛下眼睫将源氏自愣怔到清明再到讶异的表情收进视线中。

“我说了,别吃太多的冰,”他的额头抵住源氏的,额发与额发相贴,呼吸缓慢交融在一处,“怎么,以为我要亲你?”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