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只是个长篇的脑洞而已。

前几天忙着撕逼没有产出,其实这个也是旧粮,这个脑洞想了已经很久了,今天上课无聊把设定补完了,有人想看就写……个头,我懒得写,更懒得开长篇。诶,我要是挂人占了藏源tag是不是会被打死?我也想装可怜要安慰啊。

他是龙AU,背景设定有改动,有私设,结局还是没有想好,大致的结尾是半藏的死亡与源氏的完全觉醒。

众所周知,龙要孕育后代,需要年轻人类女子的性命。

龙类稀少,一代只能繁衍一代,一只只能繁衍一只。

可半藏与源氏的父亲,在产下他们的时候,出了意外。

本应是一只的龙,分裂成了两个,半藏继承了迄今为止诞生的所有的龙的记忆,他是不折不扣的龙,却无法化身为龙;而源氏有着完整的龙之力,却自他们龙类悲伤且残忍的使命中跳脱了,他像片白纸,其上一点墨痕也没有。

如若唱响龙的歌谣,龙型的源氏毫无反应,人类的半藏则会痛苦不堪。

这样与人相差无异的半藏,在他们的父亲发现他睁开的眼睛并非兽瞳时,他理所当然地被父亲舍弃了。

而半藏,在他的父亲丢弃他之后,被前来猎杀巨龙却失败了的屠龙者捡到。他们以为这是被龙抢走的婴孩,唾弃着作恶的龙将半藏带回了村落细心抚养。

再之后过了整十一年,屠龙者再一次猎杀恶龙,成功了,半藏与源氏此时都作为普通“人”活着。

半藏尚未觉醒自己附带的能力,源氏亦然,只因两人都是残次品。

龙的生长周期更为缓慢,半藏成人之时源氏还是小小少年的模样。

首先觉醒的人是半藏,当历代的龙的情感如巨浪般涌入他的脑海,他回想起自第一只龙诞生以来的包括他自身一切,剧烈的痛苦吞没了半藏使他昏迷的同时,他也打开了自己对于源氏单方面的精神连接。

第二天半藏醒来,除了撕裂的头痛之外,他也感受到了明媚的阳光和清冽的海风,和另外一份显然不属于自己的若有若无的愉悦心情。

而那来自他的龙兄弟,是源氏的感觉。

半藏便如此一人活得像身边有着伴侣,他能察觉源氏的心情,也会为了源氏偶尔的犯蠢无奈微笑,他知道源氏养了一只像猫又像鼬的宠物,也知道源氏喜欢展开翅膀遨游天际,时间长了,半藏甚至可以想接收时便接收,有事要忙时便忽略。

这样又过了十一年,源氏迎来了龙的成人期,兄弟间的双向联系打开了,源氏也知道了半藏单方面看了自己很久。于是半藏辞别家人,借以历练的名头孤身一人来到龙之岛,却不单单是为了陪伴源氏。

半藏的目的不纯,虽然没有了父亲,他仍然有责任的束缚,对于祖先的所作所为,半藏不会放任不管,一是天性,二是成长环境。

他是屠龙者的养子,他是一半的龙,半藏想要终结龙与人类的争斗,就必须杀死自己的兄弟——杀死恶龙。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与源氏的交流愈来愈密切,半藏终是发觉,没有龙类亘古不朽记忆的源氏不过是单纯的兽类,比起源氏,真正的龙是他自己。

半藏便离开了,他告诫源氏不要来到人类的世界,在游历周国找寻解除他与源氏“一体双生”的方法时偶遇一位年迈女巫,老妪预言了半藏的未来,也告知了他一直想了解的过去——原来他们的父亲烧死的女子是老妪继承了她的巫术力量的女儿,她的女儿穿着洁白嫁衣被巨龙抓走时,已有身孕。

可是他们的父亲拥有龙的力量,他没有理由看不出女子已不是完璧之身。

老妪细长弯曲的指甲前段沾了朱果的汁水点上半藏的额心,干涩的声带震动时像是回声来自漆黑深渊,她吐露的语言是半藏与生俱来的天赋,她口中的龙语解开了半藏的疑惑。

“我未曾见过你父亲的鳞甲,但你的人类形态,与他一般无二。

“诱拐我女儿的人是他,而我的女儿是你。”

半藏幡然明了,老妪的女儿是父亲的恋人,她腹中的孩子是两人爱恋的结晶。

不是意外,也没有任何其他的阻挠,他们的父亲故意为之,焚烬了自己的爱人。

流淌着完整人类的鲜血从灰烬中重生的人,是半藏。

而以混血之躯灼烧成龙的婴孩,是源氏。

真正的龙该是半藏。

半藏真正应该杀死的人,是他自己。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