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只是一个肯定会写的脑洞而已。

我这篇连标题都想好了!燕雁代飞。

开篇是我之前写过的小片段。

“源氏出生在春天。”

结尾是我写过小片段的改动。

“而源氏死在冬日。”

这是结尾的大纲。

“我以前曾经嫉妒过你,也曾怨恨过你,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们之间,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父亲死了,我要离开这个在你看来很贵重,在我眼中却不名一文的岛田家。”

最终对决,源氏被半藏击落,挂在悬崖上。

凛冽的风刮着源氏的脸颊,他惊恐地向下望去,万丈深渊。

半藏一言不发双膝触地向源氏伸出手,在即将触碰到源氏的手指时,源氏回过神来一般,终于抬起头,满眼的恨意,从胸腔里喊出来的怒吼都带着咳出的血沫,“别碰我!”

半藏一僵。

“半藏,就连来生,你都不能忘记我。”

在他愣怔之间,源氏松开手,失去依凭的身体朝着崖下坠去,半藏慌忙去捞源氏的手臂,源氏却用肋差割开了兄长探下悬崖的掌心。

鲜血洒落在源氏的面上,他终是唱起歌来,坠落。

“眷恋的美好日子已然成过往…”
“斋歌斋词,御代与泉…”
“…灵魂拥向无边无际的天空。”*

半藏一脸不可置信,他呆滞了许久许久,探出崖边的上身才摆正回原本的姿态。

半藏摊平双手,入眼一边一半的红,鲜血淋漓。

但他觉得那上面的血不是他自己的。

而是源氏的。

半藏沉默着,跪了一个晚上,满天的雪糊了他的眼睛,大雪落满肩头。

一个月后,无关路人的谈话。

“你听到传闻了吗?”

“什么传闻?”

“岛田家的传闻。”

“哦?是之前‘满月之后,再无源氏’的事?”

“不是不是,是昨晚刚刚发生的。”

“那倒不知道。”

“我听说啊,就在昨天晚上,一夜之间,岛田家的长老全部死光了……听说都是一箭穿喉,啧啧啧,死相那个痛苦哦……”

十年后。

过一遍过场动画,半藏去上香,他背后一道绿光闪过。
低低地一声,“半藏……”

*歌词来自泷沢一留《镇命歌 -しずめうた-》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