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捏

有关父、兄、弟的推断及猜测,其二。

承接一的结尾部分。暴雪,你是我亲爹。

【】为上篇出现过的部分,『』是和Shui讨论时她的原句,也是我的灵感来源之一,么哒我Shui,她天下第一好。

靠,我不会贴链接。


【可如果半藏要求源氏与他一同出任家主呢?】

【不仅要求源氏一同出任家主,还要求源氏调查父亲的死因呢?】

我之前有过猜想,半藏在脱离岛田家后,不选择切腹谢罪,一个原因是他觉得死是没办法偿还罪孽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已经死了,他的家不在了。这点后篇再详细说明。

之后源氏死而复生,他与源氏会面,进了游戏时花村有“岛田家的主人回来了”的语音。

简单来说,他是认为岛田家,他父亲的心血,是需要他与源氏一起来维持的。

所以最开始他有很大一部分的可能要源氏和他一起站在那样一个高点,一个走错一步就会粉身碎骨的位置。

如果半藏从来没有这种想法的话,源氏来见过他之后,他不会萌生出“我们本可以一同建立一个帝国”的念头,也不会想要与源氏携手再建立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岛田家”。

至于源氏,他对家族的罪恶生意“毫无兴趣”,不感兴趣和厌恶是有区别的,虽然我觉得源氏也不喜欢黑道的某些手段。

但源氏真正不喜欢的,除了上述两点,还有他们父亲作为岛田家家主的身份。岛田家是是他祖先的产业,是他父亲的产业,亦是他父亲下达命令,杀了这个人、审问这个人,毁尸灭迹也好,剥削掳掠也罢,所有都是他的父亲、宗次郎的授意。

源氏讨厌岛田家的家主,他痛恨这个身份,厌恶这样一个头衔。他会觉得他的父亲作为黑道的大佬,死有余辜。

【为什么我的父亲是家主?】

所以他会非常果断、非常决绝地去拒绝半藏的要求,不论是一同出任家主,还是去调查父亲的死因,而缘由,则来自源氏纯粹的厌恶。

但半藏不一定会这样想,他们兄弟两人互相理解,可不够,远远不够。半藏有更现实的理由去相信源氏是在逃避,毕竟源氏看似对这些变故都漠不关心。

于是半藏被激怒了,他自小以责任和荣誉为重,在他眼里,他是要继承岛田家的,而他的荣誉来自于自己和他的父亲,所以他不会这样轻易地放弃父亲曾经的一切,他同样不会让源氏轻易地放弃他们的一切。

就像源氏会以为半藏爱他与他们的父亲相当,但其实半藏要更爱他们的父亲。

就像半藏以为源氏不会这样轻易地放弃了父亲的心血,但源氏要走的决心比他想维持父亲的帝国的心更坚决。

源氏当初肯定不会想到,半藏会杀他的,他若是有那么一点考虑到半藏会对他起了杀意,不论他的死是为了堵住长老的嘴还是让其他人承认半藏作为家主的身份,他都不会这样恨半藏。

源氏没能想到。

他对于半藏不是“失望”,失望是另外一种情绪,源氏想到了半藏会杀他,但没想到半藏真的动手,这样才是失望。

他复活之后对于半藏,最初就是彻底的恨。

“我恨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恨你杀了我。”

源氏之前大概考虑过很多,在他们的父亲死后他该何去何从。是被家族赶出去?是被授意去当一个闲人?是自己脱离?还是让半藏帮助自己离开?

他唯独没想到半藏要杀他,即使这可能是个意外,他也没想过半藏动了杀心。

『就跟你不会想象有一天一个和你朝夕相处的人突然想要杀掉你一样。』

你不会想到的,尤其这个人,他爱你,纵容你,爱你爱到骨髓里,你是他全世界最爱的三个人之一。

半藏以为,源氏会去承担一些责任。半藏要求源氏和他出任家主,很可能只是要他挂个虚名,在他们父亲死后、半藏尚未站稳脚跟的这样一个时刻,岛田家是不能被外人看出来分崩离析的可能性的,毕竟总有有心人会利用得之不易的机会摧毁岛田帝国,而这种可能性里就包括了兄弟阋墙。

可源氏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他不想考虑半藏考虑到的那些事,他甚至不想听半藏和他解释清楚,而这恰巧也是半藏始料未及的,他也没想到,源氏就这么地想要抛开一切。

在最后那场生离死别的对决之中,源氏被半藏所伤,他的第一反应,理应是震惊,是惊讶,是讶异,更是愕然。

源氏没想到,源氏怎么可能想得到?随后就是排山倒海的愤怒,呕着血、哑着嗓子,气流是被吼出来的,那样的如野兽般嘲哳的喊叫声。

“半藏!!!”

再之后,才是绝望。

我哥要杀我。

而半藏当时,理应是愣怔的。

半藏也没成想,他会对源氏下这么狠的手;他会怀疑自己,他在心底质问自己,他非常不可置信:你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那是我弟弟啊。

我竟然,要杀我的弟弟。

这之后,源氏是恨,半藏是悔与恨。关于半藏这点在后篇写。

而恨到极点,会演变成其他的感情,源氏对半藏的恨,来源是爱,爱如果被消磨殆尽的话,就会变成淡漠。

但源氏没有,他对于半藏是很复杂的,我觉得后来复杂的程度甚至超过了源氏对宗次郎的那种复杂的感情。

源氏爱宗次郎作为父亲的身份,源氏厌恶宗次郎作为家主的身份;

源氏爱半藏,源氏恨半藏。可源氏还爱半藏。

即使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即使半藏杀了他之后。

源氏恨,当然会恨,这是来自过去的恨意。

可他永远都忘不掉过去,他忘不掉半藏和他一起成长的点滴,忘不掉那些训练、那些忙里偷闲、那些无所事事却无忧无虑的日子。

这也是为什么源氏选择了原谅。

他选择的是面对过去,面对过去的他自己的恨意,面对过去的来自半藏的杀意。而这同样是对于自我的救赎。

源氏一直都更为勇敢,他生在那样一个家庭,却一心想要脱离,说他是痴心妄想也好,说他是一意孤行也罢,他始终都不肯放弃。

而半藏,在彻彻底底地逃避,他逃避过去的自己,无法原谅过去的自己。

我想半藏最常会想起的,一是源氏的眼睛,二是源氏扯住他时的手。

因为毕竟那样好看的眼睛带着恨闭上了,而掌心那样暖的温度,半藏再也感受不到了。

剩下就是半藏脱离岛田家四海云游,和源氏在守望先锋和尼泊尔的一些有的没的的了,三大概遥遥无期。

评论(2)

热度(26)